河南康辉旅行社 >旅游攻略 >拥有忘年交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拥有忘年交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2019-11-09 来源: 互联网 阅读量:136[手机端]

非常开心,有点飘。如飘荡在九天星河中,如饮蜜糖。如堕烟雾。

他齿过不惑、身居九列、文学冠群、少长称誉、名位殊绝、为京都公认有远见卓识和高风亮节、能激浊扬清、不畏流风浮华、由锦心绣口、扬金声玉韵、握瑾怀瑜有所示、正道直行有所得赏、动辄以文章惊世俗、谈笑侮王公,有俊逸瘦削的形容,附带洁白的羽翼和澄碧的光辉,就是一代大雅君子孔文举。

我只是顽贱刚傲的一个书生,在京都混得举世同仇,而他独敬我才秀,忘了年龄和身份地位,殷勤结交,不能违拗。

在暴烈的风雪里,我高唱着“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!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已而已而。今之从政者殆而。”学楚狂接舆。

在短暂的交谈后,他引我入他家雕梁画栋,让我穿上光彩的锦衣,给我焦甜焦甜的麦饭(吃),笑着,与我谈那些隔世的道义。

他发极黑和润,皮肤极白和嫩。

明亮深邃的眼眸,焕发着智慧。

后来想想,也简直无法确认,我与他差了一辈,聊起来那么意气志趣相投。

世界着实奇妙。

我们是这般互赞的:“文举如仲尼不死~”“正平如子渊复生!”

他折一束青葱馥郁的香草就砸入我寒郁郁的怀里,分明兴高采烈、还勉强拿腔作调地说:“正平流光溢彩的美玉,绝不能湮没在荆棘从里了。你先在这里住下。”

他府上温软的榻啊,我…躺下都没了再起来的志气。那些果与糕,美得我心都酥了。

北风吹微雪,抱被肯同宿。他对我用情颇深,满怀热烈赞赏。“你看你,英才卓跞,淑质贞亮。性与道合,思若有神。是瑶宫清寒,你无意入尘凡吗。哎呀…似君之辈,不可多得…”

我哑然失笑,“君说什么呢,衡知道自己的才智有多少,何苦这般羞衡!”

“什么,哪有的事!正平别妄自菲薄,你很好,忠果正直,志怀霜雪,融可欺社会,安可欺祖宗?”他诚恳堪比崔瑗子玉。

我几乎惹上了轻微的眩晕,疑惑我和他何事这般谈得来。

绝不信鬼神之说,却也无法解释。

任我焚了瑶琴煮鹤,折了琼花饰糙发,撩了清泉涿素足,不曾对第二个人这么好。文举啊文举……

“诶呀,正平烧烤技艺强悍!杨德祖那附庸风雅的可还抚瑟、养鹅呢,融终于可以让他嗨不起来咯!别说,真美味~”他眉眼莹亮如蕴日月之光,声清如涧。

“正平发质也太不光滑、不细致!来,融给你插上这支~看着‘如玉’多了!”他精雕细琢般的手温柔抚过我毛毛躁躁的鬓角,添我颜色好。

“融家自有小小的沧浪,正平不负古大夫呀~”由得我放肆,也罔顾锦履了,不过还穿着薄薄的白棉袜,踢了一脚水花,毫不温和地打湿我衣摆。

予我极愉悦灿烂地笑,“弱冠慷慨,前代美之。这水一直清泠泠的,中意吗?”

住在他家那阵子,锦绣辉煌。

他身上清凌凌又暖融融的香气,让我沉迷,就不知人间忧愁和怨恨。

自然而然的敬爱。很开心,又不敢太放肆。自遇到他,不觉山高,不觉海深。因为总不及他懿德之高,待我情爱之深。

我坚信,会与他并列,振兴衰弱的士气,光复危亡的社稷,以求书名竹帛,铭功金石,嘿。

他拂一拂纹路美腻的广袖,笑着说:“正平无忧,我写一份举荐贤能的文书,不出半个月,必有佳音。与文仪绝对是一样的。”

咳,谁和谢文仪一样啊,日常捧着一摞陈腐而贵重的简牍——《左氏春秋》,研这个深意,究那个迷局,无事生非。

有文举之诺,我无忧~

很开心,哪管我终究是负了他。

拥有忘年交,用情会尤其深澈,只是,有许多天大的憎恨,诞生在米粒小的谬误上。

“衡心有大雅,奈何遇上了谢文仪并没有遇上的曹孟德。”

本文来源“互联网”,文章所在栏目是:旅游攻略

本站部分图文内容取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您若发现有侵略您著作权行为,请及时告知,我们工作人员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、停止继续传播。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请帮助我们转发它分享给你身边的好友。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kanghui.org/gonglue/7JyVeUggW.html

上一篇:重游爸爸去哪拍摄地, 斐济度蜜月离岛, 拥抱海滩遥望星空。下一篇:冬天看雪景又可进入泡温泉浴解冻健身

最新评论 (0条)
还剩下500/500